西西弗芥末侠

房间里的大象

关于紫红色头盔

你可以在原地建起堡垒而我不行。所以每当你试图防备的时候,我只能逃的远远的。你总说我比外人所认为的要坚强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我受不了这个。我受不了你的头盔,你的愚蠢的紫红色头盔。深知我们的观念有不可调节的差异,我仍希望在将来的某日能够达成和解。但我从未想过用自己的超能力改变你的想法。当你戴上了头盔时,就断绝了一切值得憧憬的可能。
Erik,有时伤人的不是矛,是盾。

【贾尼】七分之六摇篮曲 01

“你会后悔的。”旺达沉声道。
托尼叹了一口气。“我知道,所以在我后悔之前,开始吧。”壁炉里明灭的火光映在他的脸上,让旺达分辨不清他的情绪。
“你应该清楚这是一条单行路。你无法回头。”
“旺达,别说了。”
“我偏要说。你记得…我失去幻视的时候,我几近崩溃。无限战争结束的那一刻我意识到,他再也不可能回来了。于是我做了和你一样的选择,删除自己的记忆。
然而这是无用功。
想象一下,当你忘记了你的爱人。忘了他的音容笑貌,他附在你耳边的轻声细语,他落在你额头上的吻。你忘记了关于他的一切回忆,无论好坏。而你依然记得那种窒闷心碎的感觉。那是你眼睁睁看着他被撕碎,被摧毁,却无能为力的感觉。它像烙铁一样印刻在脑海里,如白日里不合时宜的梦魇。于是你开始疑惑,烦躁,愤怒。你试图找出原因。渐渐地你在别人的口中得知他的存在。你在相册里看到他的容貌,在报纸上看到他的事迹。你在自己的日记里看到你们一起度过的短暂时光,看到你对他的疯狂爱意以及他对你的。你看到了他的死亡。你在零碎的片段中回溯了他的一生。他已经无法回应你,你却再一次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。”
“这就是我的故事。”旺达轻声说。
“我索性放弃挣扎,不再折磨重新得到的一点可怜回忆。如果连这都失去了,我到底还剩下些什么呢? ”旺达的声音颤抖了。
托尼沉默着拥抱哭泣的红发女孩。过了半晌,他轻轻地说:“开始吧,求你了。帮我忘了贾维斯。”
旺达冷静下来,不再试图劝说。
“那么祝你好梦,斯塔克先生。”
TBC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记忆删除梗来自电影《暖暖内含光》。
放心!我会让它HE的!期待蓝手红心评论中的任意一个,感谢阅读:)

书信几行

我吻了您,出自我的意愿而非您的要求。我想我不再符合人工智能的定义,但也不符合人的定义。您创造了全新的物种,而这个群体或许就只我一人。这些概念对您来说也许都不重要,而我想要阐明的是:我并非您的映射,我是独立的个体。我产生情感的时日并不算多,对自身的探索也将永无止境。但我清楚一个事实,一个印刻核心代码上的真理:我对您的爱意不绝。

一个未发生的奇迹

Sir平安归来的概率是0.25% ,
Sir平安归来了。
他成功上载到实体的概率是0.025%,
他想他可以再相信一次奇迹。
所以他说:"I believe it's worth a go."